双方闹翻,许家印"很痛心",贾跃亭"出离愤怒"
玖玖彩票--专做彩票的娱乐平台

(原标题:许家印和贾跃亭的投资“罗生门”)

许家印和贾跃亭的投资“罗生门”

许家印和贾跃亭的投资“罗生门”

从2018年6月25日宣布投资,到10月7日双方公开“闹翻”,许家印控制下的恒大与贾跃亭控制的FF结束了“短暂的亲密”。知情人士称,对此许家印“很痛心”,贾跃亭“出离愤怒”。图/视觉中国

2017年下半年,败走美国造车的贾跃亭多次赴港寻求融资,最终他和许家印走在了一起。

然而,从2018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宣布投资,到10月3日法拉第未来(Faraday Future,下称FF)在香港国际仲裁法庭提出仲裁,这场貌合神离的“婚姻”仅维持百余天,就一起为梦想“窒了息”。

10月7日,恒大健康一纸公告将双方“不睦”公之于众。恒大健康称,支付给贾跃亭实际控制的FF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,对方要求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。同时,贾跃亭方面已于10月3日提出仲裁,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,并解除所有协议。

经历近20小时的挣扎后,FF方面发声表示,其试图摆脱恒大的唯一原因是,恒大健康没能够履行承诺和支付同意的款项。FF还在随后的公众号文章中,详细叙述了恒大健康未履行财务承诺、预量产准备就绪等内容。

据知情人士称,事件发生当日,恒大健康实际控制人许家印“很痛心”,贾跃亭也“出离愤怒”。

从目前双方公布的内容看,还存在诸多疑点。比如,到底是恒大健康主动提出投资,还是FF“败光”8亿继续伸手?是恒大健康所求控制权拒付新投资,还是FF未达到相关预量产对赌要求?是恒大健康希望达到去“贾跃亭化”的阳谋,还是贾跃亭不愿放弃控制权的背水一搏?

针对上述问题,恒大健康官方称,由于是上市公司,一切以公告披露为准;FF则称,目前可以披露的信息为微信公告内容,如有进一步消息会再进行联络。

新京报记者采访了跟随贾跃亭多年的老员工和接近原FF中国公司的高管,以及了解恒大健康投资事宜的人士,试图还原这场投资背后的“罗生门”。

时颖公司帮助恒大健康接手FF

2017年乐视上市体系与非上市体系发生巨变,融创孙宏斌以白衣骑士的角色入驻乐视上市体系,而非上市体系继续深陷困境,创始人和实控人贾跃亭败走美国,潜心造车。

随后,FF资金告罄、拖欠供应链款项等问题相继被爆出,贾跃亭开始在境外及香港地区频繁约见投资人,“陈天桥、牛根生等都见过,恒大应该见的是彭建军(现任恒大法拉第中国执行董事兼总经理),最后选择了恒大(健康),投资方还要求贾跃亭留任15年以保证团队稳定”,一位接近原FF中国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。

当时,恒大健康公告显示,6月25日,许家印实控的中国恒大向恒大健康提供67.5亿港元(约合人民币56亿元)的三年无抵押贷款,用于收购中誉集团主席赵渡旗下的香港时颖有限公司100%股权,从而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%的股权。

此前的2017年11月,时颖公司与FF原股东成立合资公司Smart King Ltd,新成立公司拥有FF及其附属公司的全部资产。时颖公司持有合资公司45%的股权,FF原投资者拥有33%的股权,公司管理层持有22%的股权。也就是说,通过上述收购,恒大健康间接成为Smart King Ltd的最大股东,也即FF及其附属公司的最大股东。

时颖公司在中间充当怎样的角色?按照原FF中国及接近恒大人士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的说法,恒大健康对FF的尽调从2017年底开始,历时半年。现任中国恒大总裁、Faraday Future董事长、恒大法拉第中国董事长夏海钧曾亲赴美国试乘FF91。

时颖公司之所以先行投资,其一是FF当时急需资金救助,其二是恒大直接投资需经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(简称CFIUS)的审查,恒大的尽调尚未完成也是另一原因。也就是说时颖公司帮助FF和恒大健康完成了中间的过渡。

谁提出的提前付7亿美元修订协议?

“除了时颖公司先期给付的8亿美元,恒大健康目前并未给付新的资金”,一位从乐视上市期间就跟随贾跃亭的老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。也就是说恒大健康和FF虽然在2018年年中签署了补充修订协议,并宣称提前支付7亿美元用于FF91的量产,但并未实际给付。

恒大健康6月25日的公告显示,时颖公司已向Smart King Ltd投入8亿美元,根据协议,恒大健康将于2019年12月31日之前、2020年12月31日之前分别投资6亿美元和6亿美元。

那么,究竟是恒大健康有进一步的要求提出先行给付,还是FF急需资金补充再“伸手”要钱,双方才签订了补充修订协议,这成为关键的疑点。

“是恒大方面提出签署补充修订协议的,时间节点是2018年年底打款5亿美元过来,到2019年1月共打款7亿进来。修订协议设置了一些对赌要求,其中一个条件是,如果FF达到预量产准备,恒大健康在2018年7月31日前打3亿美元进来”,上述老员工说。

恒大健康在10月7日公告中称,该补充修订协议为FF提出,原因是其已经用光了此前的8亿美元投资。

7月31日前未付的3亿美元,成为压垮骆驼的“最后一根稻草”。FF在多次催促,未见到恒大健康打款后,于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起仲裁。

恒大健康10月7日的公告称,未按照补充修订协议进行付款的原因是,FF未满足付款的业绩要求,但其并未对相关业绩要求进行具体描述。

FF知情人士称,打款3亿元的业绩要求为8月前生产出预量产车,并称其在8月28日在汉福德工厂内下线的FF91首台预量产车就是证明,其已经达到对赌要求。

对于3亿美元、5亿美元、7亿美元的给付时间和对赌要求,恒大健康以涉及保密协议为由不予回答。

FF方面知情人士则告诉新京报记者,恒大健康提出补充修订协议,原因是原付款时间仅为实现FF91的量产,但后期恒大健康还追加了FF81的量产,以及建设南沙区工厂的要求,因此提前打款。还称该协议中除包括造车进度的时间要求外,还包括对控股权、控制权等要求。但该知情人士拒绝透露更具体的消息,“补充协议是保密的。”

据新京报记者了解,在最初的协议中,8亿美元的用途是FF91的量产。但实际使用中,偿还供应商欠款近2亿美元,约1亿美元用于广州南沙区工厂建设,真正用于FF91预量产的资金为4亿多美元。

“FF91是超高端的,恒大对FF81更加关注,因为FF81更加适合中国市场,所以双方在资金的花费上也有分歧”,上述乐视老员工对新京报记者称。

FF中国业务在“去贾跃亭化”?

在原FF中国公司的人士看来,恒大健康投资进来以后,就开始了一场“去贾跃亭化”的行动。贾跃亭的核心诉求是控制权,而恒大健康则在实际行动上一步步掌握了原FF中国的控制权,并且监控FF美国的财务,迟迟未给付新的投资,这成为双方矛盾不可调和的根本点。

2018年初,双方还处于投资“蜜月期”,FF知情人士称,恒大健康特别认可贾跃亭,曾提出要求其留任FF全球首席执行官15年,并保证团队稳定的要求。但在今年8月,许家印到访FF全球总部时,恒大提供的官方图片中,贾跃亭出现的全部是背影和侧脸。

完成投资后,许家印从另一位“地产大佬”孙宏斌处吸取了经验,第一时间向FF美国派驻了财务,监管资金的使用安全。

恒大健康6月25日的公告还显示,将向合资公司Smart King Ltd派驻两名董事,其中,中国恒大总裁夏海钧将任该公司董事长,并担任FF董事长,恒大健康主席时守明任合资公司董事。

在掌握FF美国的财权后,8月初,恒大健康开始向原FF中国派驻人事、财务团队。核心事件发生在8月14日的恒大法拉第中国的揭牌仪式上。揭牌仪式上亮相的高管几乎全来自恒大,而原FF中国团队对相关内容知晓甚少。其中一位受访者透露,原广汽丰田副总经理、恒大法拉第未来COO高景深是上述任命中唯一一位与原FF中国有些联系的人,但该人士负责研发,可能是出于技术等原因任命的。

揭牌现场,新任命的恒大法拉第中国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彭建军立下“军令状”,称未来十年将在中国华东、华西、华南、华北和华中地区,建设五大研发生产基地,目标是十年后年产能可达到500万辆,以FF91、FF81等多系列多车型产品,满足高端、中端及入门级的需求。而原FF中国人士则表示,对于上述计划,远在美国的FF全球CEO贾跃亭并不知晓。在恒大健康发布的新闻稿及公告中,也未见到这位FF全球CEO的姓名。

揭牌仪式后,恒大健康开始直接管理原FF中国的员工。据新京报了解,原FF中国的核心员工目前向法拉第未来团队(即贾跃亭团队)汇报,而大部分员工则接受恒大法拉第的管理。但原FF中国内部人士称,在恒大的制度里是不允许双向汇报的,因此这层汇报关系也相当于没有了。

原FF中国人事及薪资调整风暴

恒大开始接手原FF中国后,一场涉及人事、薪资的调整风暴在原FF中国掀起。

早期的FF是中国北京和美国加州双总部制,今年8月底恒大健康希望将北京、上海的员工整体迁移至广州办公,涉及部门包括研发、销售、行政、人力等,人数在百人以上。

但由于整体迁移难度较大,恒大法拉第最终只进行了部分迁移,即将部分(20%至30%)愿意迁往广州的员工进行了迁移,其余暂留北京。目前涉及迁移的员工绝大部分已签署了新合同,被迁移至广州的主要是各部门领导及部门2-3位员工,以及上海的全部研发人员,而北京的研发、车联网等部门暂未迁移。

据称,迁移过程中,双方曾发生摩擦,恒大健康一位高管的助理曾表示,恒大没有离职补偿,要走就自己走。而原FF中国员工则认为:“不是在这儿(北京)被宰,就是去广州被宰,反正就是希望我们都走。”

此外,原FF中国员工的薪资也发生了变化。“由于恒大法拉第成为了FF在中国的运营总部,其薪酬也逐渐由原来的FF体系,调整为恒大的薪酬体系”,一位接近恒大法拉第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。

“比如一位恒大法拉第员工,以前每月10日可得到全部薪水,而在恒大的薪资体系下将变为每月5日得到基本工资,20日得到绩效工资,而恒大对基层员工基本上‘只赏不罚’,因此其得到的工资与原工资基本一致,甚至更多”,一位在恒大集团工作多年的员工称。

多位受访的原FF中国员工表示,目前薪资改革落实未满一月,因此不能判定是否较之前有所提升,可以确定的是并非网传的变相薪资减半,但一些生病或有特殊情况的员工,可能会对绩效工资有所担心,毕竟地产企业的考勤比较严格。

“贾跃亭对待员工较为宽容,在薪资和考勤方面管理比较弹性,甚至松散,但恒大的薪资和考勤体系较为严格。如果是公司自身变革,员工更容易体谅,但由恒大来推行,可能有员工会觉得接受不了”,一位要求匿名的原FF中国员工称。

此外,在恒大入股后,原FF中国的公司基本完成改名,既加上了“恒大”字样,比如睿驰智能汽车(广州)有限公司,改作了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(广东)有限公司(恒大法拉第广东),后者为FF香港的全资子公司。

对于恒大健康取得原FF中国控制权一事,原FF中国员工对贾跃亭的态度进行了猜测:如果双方的业务一直发展,关系比较融洽的话,贾跃亭应该是可以接受恒大管理中国部分的,但现在的情况下,贾跃亭肯定是不能接受的。

贾跃亭与许家印的控制权博弈

FF的构架设置也为目前的争端埋下了祸根。按照6月25日新京报获悉的睿驰汽车控股构架,处于金字塔最顶端的为Smart King Ltd,恒大健康持有该合资公司45%的股权,FF原投资者拥有33%的股权,公司管理层持有22%的股权。

Smart King Ltd下面设立全资子公司Smart Technology Holdings Ltd,后者直接持有FF美国和恒大法拉第香港100%股权。

记者检索中国香港企业注册处资料获知,恒大法拉第香港成立于2016年10月20日,属于私人股份有限公司,曾用名是法法汽车生态(香港)有限公司(也就是FF香港)和Smart Mobility。

恒大法拉第香港持有恒大法拉第中国100%的股权,恒大法拉第中国则持有恒大法拉第广东的全部股权,目前恒大法拉第中国、恒大法拉第广东的法定代表人和高管均已变更称恒大团队,法定代表人均为恒大法拉第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彭建军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恒大法拉第香港唯一披露出的董事姓名为王志刚,与恒大法拉第广东前法定代表人重名,疑为同一人。王志刚此前资料显示,其个人地址位于山西临汾北膏腴村,那里也是贾跃亭的老家。也就是说,恒大健康虽然变更了大部分国内的原FF系公司名称,但香港母公司的唯一董事依然是贾跃亭的老乡。

此外,恒大法拉第香港旗下并非只有恒大法拉第一家公司,其还持有一家名为法法汽车(中国)有限公司(原FF中国)的公司,法定代表人为王佳伟,该公司的另一位股东则为乐视汽车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,恒大法拉第香港与乐视汽车科技具体持股比例不详。

乐视汽车科技,实际上是贾跃芳和王佳伟分别持股90%和10%的乐视致乐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,而贾跃芳是贾跃亭的姐姐,王佳伟则被外媒报道为疑似贾跃亭的亲属。

也就是说,除去塔尖的控制公司Smart King Ltd不谈,恒大法拉第香港同时控制着原FF中国、恒大法拉第及其子公司,恒大法拉第香港虽然被冠名了“恒大”,但唯一的董事依然是贾跃亭的老乡。同时,原FF中国的法定代表人依然为王佳伟,且原FF中国的投资方除了恒大法拉第香港以外,还有贾跃亭的姐姐贾跃芳,以及疑似其亲属的王佳伟。

高下之争:投票权与一票否决权

上述股权及董事结构已经非常复杂,但FF的董事会和投票权则进一步加重了双方关系复杂的程度。

塔尖的Smart King Ltd共有7位董事,恒大健康占据两席,FF原高管团队占据五席。但Smart King Ltd为AB股构架,即贾跃亭1股抵作10票,恒大1股抵1票,结果是贾跃亭拥有了股东会88%的投票权,仍是FF实际控制人,而持有45%股权的恒大健康只有12%的投票权。

另据新京报记者了解,虽然恒大健康仅有12%的投票权,但在很多方面拥有一票否决权,尤其以引入新投资伙伴等为甚。而贾跃亭的核心诉求是绝对控制权,“贾跃亭肯定是要控制权,如果没有控制权,他赖以翻身的东西都没有了”,上述乐视上市之初就跟随贾跃亭的老员工称。

“协议是20亿美元换取45%的股权,但争执发生后,由于工商登记已做变更,恒大健康相当于只用初期给付的8亿美元就得到了45%的股权”,受访的一位原FF中国人士称。

恒大此前透露出的态度是,既然进行了投资,也签了对赌协议,很多事情就是有权利的。而恒大此前提出的科技、健康等领域战略布局,也都决定了恒大健康对FF的投资,不是单纯的财务投资,而是战略投资。

对于所谓的限制接受新投资,有恒大内部人士称这是一个伪命题,因为并未向其透露新投资方的人选及投资细节,甚至从未提及此事。原FF中国受访人士,亦表示对新投资者的人选范围、接触程度不知情。

据新京报了解,随着FF与恒大健康矛盾的激化,其共同耗资约3.64亿元拿下的广州南沙区工厂土地,建设也相对缓慢。10月7日晚,一位参与施工的第三方工作人员介绍,该工厂对承建商做了一些微调,“这样一来一回,进度更慢”,“之前听说2019年底要开始生产,照现在的进度,到时候厂房都不知道能不能盖好。”

而在恒大法拉第中国的揭牌仪式上,董事长彭建军曾称,要尽全力确保FF91在2019年第一季度按时达到量产的目标。如今距离明年一季度只剩不足半年。

10月15日,南沙区政府知情人士称,南沙工厂项目建设照常推进,具体建设情况以项目业主方公告为准。

恒大与FF“短暂的亲密”

2017年下半年

贾跃亭为FF寻求投资,最终与恒大达成投资意向。

2017年11月

时颖公司作为过渡方与FF原股东成立合资公司Smart King Ltd。时颖公司投资20亿美元获得45%股权,FF原投资者拥有33%的股权。

2018年3月底

FF以约3.64亿元拿下广州南沙区工厂土地;恒大于土地交付后引入中建四局建设道路及厂房。

2018年6月25日

恒大健康收购时颖公司100%股权,间接获得Smart King Ltd公司45%的股权。

2018年6月底7月初

恒大向FF美国派驻财务,向原FF中国派人事、财务。

2018年8月14日

恒大法拉第中国揭牌仪式,高管团队亮相,只有负责研发的高管高景深与原FF有关。

2018年8月底

恒大要求原FF中国员工重新签约,迁移至广州办公,变更为恒大薪资体系。因迁移缓慢,后恒大略妥协。

2018年9月

恒大集团副总裁、法拉第未来总经理彭建军赴美国与贾跃亭进行多轮商谈,双方未达成一致。

2018年10月3日

FF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,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,并解除此前所有协议。

2018年10月7日

恒大健康公告称,支付给贾跃亭实际控制的FF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,对方要求恒大健康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,对方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进行仲裁。

2018年10月8日

FF发文称,其试图摆脱恒大的唯一原因是,恒大健康没能够履行承诺和支付同意的款项。恒大健康不应该一边扣留款项,一边阻止FF接受其他投资。

新京报记者 白金蕾

王凤枝 本文来源:新京报 责任编辑:姚立伟_NT6056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
玖玖彩票--专做彩票的娱乐平台
服务热线:027-87716888 / 87716999
Copyright © 2002-2018 玖玖彩票-全球最有信誉的彩票娱乐平台